盐焗土豆

沉迷德云社无法自拔,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一般,喜欢您留个印记,不喜欢您就当一乐呵。

朋友开的新站子,请各位多多支持,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暮飞:

朋友的朋友的新站子~懒得自己发借七画老师的花献佛了~嘿嘿嘿~

余七画:

朋友开了新站子,爱金东的小伙伴可以看起来呀❤️


金东双人站来啦

江南梦(金东,bebebe)


一方死亡预警预警预警
我是亲妈(顶着锅盖)
对不起我师爷东哥
我写的cp永远不像cp

一.
李鹤东初见谢金的时候,正是烟花三月,旁边的伙计指着谢金对他说,这是威远镖局的少东家叫谢金,我们叫他少谢爷,咱们的大主顾,新来的你眼活点,这戏院三大不能得罪的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李鹤东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他是戏院里新来的打杂,端茶送水,大主顾的生意轮不到他,有老人伺候着,他看着少谢爷上楼的背影,他曾也是一郑千金的主,只是家道中落至此,往事都不必再提,如今他也只是戏院里一个小打杂的,过去种种恍如云烟,转眼就与他无关了。
二.
李鹤东没想过他和谢金的缘分来的这么快,那天他给客人送茶水的时候被别人绊了一下,茶水撒在了客人的身上,他赔了半天的理也没什么用,最后竟惊来了主管。绊他的也是个客人,还是李鹤东的熟人,曾经李家未败落时两人见过几面,并不愉快。如今李家败落,这人竟也只敢使这种小手脚,无百年不成世家,烂泥扶不上墙,李鹤东笑笑。
最终戏院的工作没保住,工钱一个没发,主管的说算是赔了客人的衣服吧。这是谁的动作其实李鹤东心里有数,他笑笑,又想想自己在家卧病的哥哥和老娘,去闹市买了把剔骨刀等着绊他的人从戏院出来。少爷出门到底还会带几个家仆,他赢得并不容易,脸上多了条贯彻半脸的疤,血一直往下流,他躺在雪地里想,这样死了算解脱还是自私呢。他不知道,只是彻骨的冷想让他赶紧睡过去,在快要睡觉的时候听到有人踏雪而来。
三.
李鹤东是在威远镖局醒的,他醒后旁边的小仆显得分外激动,絮絮叨叨的说,医生说你今天醒不来就难说了,少东家可说了要我们天天守着你,务必醒来第一时间通知他。你且等着,我去叫少东家过来。
小仆走了以后李鹤东摸摸自己脸上的纱布,自己这是被谢金捡回来了,不知道母亲和哥哥是否还好。寻思着谢金已经跟着小仆进来了。李鹤东看着谢金,前些日子还被叮嘱不能得罪的人现在共处一室,这种感觉也甚是微妙了。
谢金看看李鹤东,第一句话却是你哥哥和母亲那边我已经找人照看了,你父亲与我父亲有些渊源,本应该在令尊出事的时候就照拂一二,可惜人微言轻,对你家的疏忽,我们也是有过错的。李鹤东笑笑,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说上谁有错,你也不必自责,可惜我现在废人一个,也帮不了您什么忙。谢金突然靠了过来,你说的这么明白也好,那我告诉你,你的家人我可以照顾,你跟着我,我别有用处,只不过你的首要任务就是养伤。
四.
李鹤东也就当真在镖局安安心心的养伤了,谢家家大势大,自己家里未落寞时候尚且未能一敌,现在更不用说,何况只剩烂命一条,现在世道浮沉,人心不古,生死不过一念而已。
脸上的伤在慢慢好转,镖局里总有上好的药供应着,且上药及时,脸上只留了淡淡的一道疤。李鹤东顶着这道疤去找谢金的时候,他发现谢金看他的眼神似不忍抑或后悔。然后谢金笑了,东哥果然英武不凡。
五.
谢金说让李鹤东去学唱戏的时候李鹤东整个人都懵了,而且学的不是小生老生,而是柔情似水的吴侬软语。对李鹤东来说,难度不小。
还是那家戏院,再进门的时候身份却变了一变, 谢金找最好戏子教他,唱的是秦淮景,唱的是梦江南,谢金知李鹤东不喜欢,却有逗弄着他一定要唱。
谢金院子后是一片竹林子,李鹤东每天起来就去林子里面吊嗓子,咿咿呀呀的唱,江南梦,梦江南,留不住的不归人,走不了的回头路,思君此去从别后,再无归途。那天正碰谢金也在林子,看着李鹤东被阳光镀了一层的侧脸,叹了一句,山月不知心底事。
六.
李鹤东学有小成的时候,谢金来告诉他,明天有一位贵客临门,是个日本人,到时候要他去唱两句,然后没给李鹤东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李鹤东闭了闭眼,该来的总会来,躲不开也逃不掉。
那天李鹤东穿了一身青衫,去前院唱了一段秦淮景,他感受的到哪位贵客在他身上停留的目光十分炙热,李鹤东笑笑,原来不过是一个玩物。之后每天哪位贵客都会来,李鹤东也会去唱,他在等谢金解释,但是他不打算跟谢金要一个解释。
七.
谢金半夜到李鹤东房里的时候,李鹤东就知道解释来了,谢金对李鹤东说,明天你和他,谁都出不了谢家的大门了。李鹤东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谢金又说,这个人是一个生物博士,日本人托我们把这位博士送到上海。那可是上海啊。李鹤东笑着说我懂。
谢金张张嘴却说不出来什么,李鹤东看着他,眼神是难得一见的温柔,然后他俯过去对谢金说,少谢,少东家,谢金,你以为你是靠什么困住的我。谢金抱住李鹤东,小子,知道吗,第一次在李府的时候,老子就看上你了。那时候李鹤东的眼中阳光明媚,刚整了两个看不惯的人,笑的过分肆意,谢金看着他,能这样活着真好。
芙蓉帐暖,一夜无眠。
八.
大概家国破碎的时候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李鹤东看着醉死在床上的日本人,他死了,也许能救千万百万,他活着,也许此生良心不安。
第二日,李鹤东和日本专家的尸体在客栈的房间中被发现。
李鹤东在感受血液离开身体的时候,想起那晚谢金把自己的手堵在他眼睛上的时候,手心一片湿润,就像现在一样,手堵不住血液的流失,李鹤东望着天花板,少谢,我有些后悔了怎么办。
九.
谢金派人匆匆收敛了李鹤东的尸骨,在院子后面的竹林中立了个小小的坟茔,有石碑却无字,几欲提笔却迟迟难下笔。最后只是小小的写了一行,从别后,从别后,几回魂梦与君同。杀一人救万人是救,这一人就该死了吗 。谢金望着坟茔,我后悔了,李鹤东。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十.
后来上海还是没保住
后来谢金走遍了这大千世界南北西东
只不过一个人走总是有些孤独
我看着世界现在已经如此美好
而我只想再回竹林那一晚
别人的美好与我无关

猫假虎威(1-3)


这是一个来自大森林的甜饼
他们太甜了不舍得虐
我基友说写虐文把我头掰下去😂
我瞎几把写,您们瞎几把看就行
喵喵喵的社会你东哥vs看似身娇体弱实则扮猪吃小猫的你师爷(大雾)
动物au,跨物种的妖怪打架。
复健作品!复健作品!!复健作品!!!
一切ooc乱七八糟都是我的,他们是德云社的。

1.
德云森林的霸主是一只猫。
对,您没看错,就是一只平时会喵喵喵叫的猫。
为什么汇集一众毒蛇,狮子,狼群等各类凶残动物的德云森林最终的霸主会是一只猫
让我们一起走进德云
各类动物摸摸眼泪
这事说来话长
2.
大灰狼王九龙同学是这样说的
我们森林是论资排辈的
这猫是我们师哥叫李鹤东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后面跟着那老虎您看见了吗
这大猫是我们师爷叫谢金
打师哥不要紧,我有信心
当然我们德云森林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
师哥从来不欺负师弟
但也没规定师爷不许欺负徒孙不是
在大灰狼王同学进一步诠释师爷是怎么欺负徒孙的时候
一只黑色兔子飞奔而来,儿砸,东哥来了,做什么访谈,赶紧撤
大灰狼追着兔子绝尘而去
边跑边喊,儿砸,你等等你爸爸。
记者默默看着飞奔而去的一大一小两个声音
德云真的神奇
跨物种的产出
兔子和大灰狼剪不断理还乱的父子关系就此落幕
记者开始走访下一个受chi害gua动qun物zhong
3.
大白兔子孟鹤堂这样形容德云霸主
东哥,是个好人,就是社会了一点。
师爷才是真正的幕后boss好吗
就王九龙
对就是你们之前采访的那个大灰狼
当时仗着自己体型打算给东哥一个教训
结果他教训到没有我们不知道啊
我就记得后几天
师爷没事就跟狼群里面溜溜弯
溜的整个狼群往森林东南西北全迁了一回
半夜都不带歇着的
最后溜得实在没地方去了
狼头孔云龙一脚把王九龙踹出了狼群
还是东哥的哥哥云杰师哥和九龄一起去求情师爷才不到狼群里遛弯的
云杰师哥是住狼群啊,跟头狼孔云龙一块
九龄是谁?九龄就是那个大灰兔子啊
大白兔子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身后突然跑出一只金丝猴
金丝猴静静的看着大白兔子
金丝猴转身就走
大白兔子起身就追
记者朋友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东哥的哥哥云杰师哥嘛
我答应九良不八卦的
可能我今晚连门都进不去了
再见再见
记者亲眼看着一只兔子追着金丝猴狂奔而去
感觉自己的三观逐渐破裂了
然后看着大白兔子秃了一块的尾巴
若有所感

为什么别人都想离婚,我只想离职

不需要题目

我堂,学猫叫,喵喵喵喵喵喵,我已经被可爱死了,不用复活我,我现在满满的鸡血,甚至想顶着40度的高烧写一个小段子出来,虽然我看着屏幕都打花。。。。

就随手写的小段

军官堂X小先生良

“你知道军人的荣耀是什么吗?”
“战死沙场。”

“都死了这么多人了,谁的命不是命,为什么你死得我死不得?”
“因为我是兵痞,你是先生。”

“你看现在这世道,处处烽火狼烟,你别死,你死了我也活不久的。”
“我死了你也会活很久的,还会活的好好的,帮我看我看不到的好日子”

“你看,日子再好没有你也没滋没味的”
“现在的山清水秀,盛世太平,都是以他们的热血浇灌出来的,我替他走过江山万里,每一处都没有他,每一处都是他。”


随缘扩写
幼儿园文笔不敢写这么沉重的东西
但是又特别想写
一个不会写长篇的人慌得很

自我认知良好。。。

夏四五:

谢谢我的小姑娘们。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点梗

脑洞枯竭,等到150粉的时候写给你们,随机挑两个,虽然我可能永远到不了150粉😂😂😂
cp的话最好是堂良堂,别的也带玩,但是我刚入坑看过的cp真的不多😂😂😂
然后真的150粉了,明天删,没人点就写一个自己刚想起的脑洞,不知道是糖是刀的那种

展信安

#特别短小的一把刀,和我做过的一个梦有关

#很久没写文了,复健篇

#我们的目标是绝不上升

1.
换了搭档,挺好的,没你会的多,但是我年纪也大了,没什么图的,也该让年轻人多露露面了。
孟鹤堂写到这句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自己年少轻狂那些年,师傅说他能成一小角儿,他当时多不服啊,业务有了,粉丝够了,他就差一步登天,可是他等来这一步的时候,那个人也不在了。
2.
年少的时候还没看开,争名夺利,那时候我想的不是自己有多火,我想的是咱们火了,更多人就知道你了,他们就知道我孟鹤堂的人有多好了。
孟鹤堂最想火的时候是因为周九良,他想让自己身边的那个人站在万人中央,看星河溅落,万人高呼,都是为了他们。你看,那么多人喜欢你,但你是我的。
3.
我觉得自己特别矛盾,我很想藏起你,但是我知道你不该被收藏。
孟鹤堂最疯狂的时候想过金屋藏九良,然后他就被周九良打醒了,这个男人能站在他身边是他最信任的人,因为身边是他,所以每一次大保镖孟鹤堂都能安心的向后倒。
4.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咱俩使大保镖,我毫不犹豫的往后躺,然后摔在地上,你看着我笑。
孟鹤堂笑出眼泪,他在周九良走后再没使过大保镖,因为那个每次都能稳稳接住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世人皆苦,偏偏碰到了蜂蜜柚子茶味的你们。
PS,记个梗,大保镖的梦与现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没写就忘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