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瑾想做个大可爱

沉迷德云社无法自拔,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一般,喜欢您留个印记,不喜欢您就当一乐呵。

盲狙作文吗写文小能手们

盲狙一把全国一,全国二和山东的高考作文,写堂良。各位太太们有一起来玩的嘛

岁月是朵两生花(34-38)

#我今天风格好像有点丧,我努力了

#高烧38.5

#还是要为堂良常州打call,可能明天就要医院挂水起不来了

34.
众所周知
反锁门对门里的人没什么大影响
毕竟反锁从里面也能开
那是什么让孟鹤堂不敢出门呢
主要是他怕周九良在门外等他
那是什么迫使孟鹤堂出门了呢
因为周九良在外面喊
孟哥,我师父和谦大爷让咱俩去趟新场子
你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孟鹤堂不是不会开车
只是那时候的孟鹤堂还没有车
面对公交地铁空调车的选择
孟鹤堂连挣扎都没挣扎就冲出门洗漱了
35.
两人到了新场馆的时候就想
谦大爷这怎么也不像倒闭戏班子的班主
两人见了师父行了礼
郭老师,谦大爷一脸慈爱的看着他们
孟鹤堂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因为本能让他感到了危险
周九良也往后退了两步
因为他了解他师父
郭老师那是什么人啊
诱拐未成年
不信你们看看曲艺社成员刚进来的平均年龄
谦大爷什么人啊
连哄带骗的诱拐未成年
孟鹤堂想起他第一次见
谦大爷,在饭店大堂,谦大爷说,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嗓音极佳,跟着我一起学唱戏吧
后来孟鹤堂才知道师兄弟都是这么过来的
虽然大家都学到了真本事
但是真的很像黑暗传销组织啊喂
36.
扯得有点远了
咱们言归正传
还没等郭老师,谦大爷说话
孟鹤堂和周九良吧唧一下就跪下了
师父,我不想和他做搭档
两大爷就乐了
这不挺默契的么
孟鹤堂赶紧接过话茬
师父,郭老师,我跟您说,这就跟默契没关系,我不和他搭是因为我想活着
周九良在一边帮腔
就是就是
谦大爷可乐的问,怎么和他搭你就活不下去了
孟鹤堂转身一个刹车哭
师父,就这么个暴力狂,三天后您可能就得去护城河看我了
周九良接茬说
那可不,师父我怕他影响我智商,我妈不让我和傻子玩
孟鹤堂继续哭
周九良你说什么
周九良揉揉被超声波攻击的耳朵
我什么都没说,哥你能发点人声不
孟鹤堂似乎找到了制服周九良的方法
37.
郭老师和谦大爷仔细看了看两人
然后郑重的宣布
就凭你们刚才那段
不让你们搭一对都对不起你们费心表演
孟鹤堂和周九良懵了
同志们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什么叫狗没打着还丢了包子
这就是活生生的教训
38.
两人因为一段耍宝被郭老师和谦大爷钦点了搭档
并通知后天新场开张要他们过来暖暖场
两人从师傅家吃完晚饭出来垂头丧气的往家赶
一路上无精打采
倒不是真的对彼此有什么意见
只是突然要转行说相声
搭档的性格差异还挺大
心里都有点打鼓
孟鹤堂到底岁数大了一些,先缓过来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
你不用怕,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有什么事我给你扛着
周九良突然笑了
就您那小身板还没我壮实,能抗住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孟鹤堂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周九良
路灯明明暗暗的打在他的脸上
这个孩子好像已经是个大人了呢
然后周九良在等红灯的时候转头对着孟鹤堂一脸认真的说
大不了就是你填护城河的事
孟鹤堂想,什么成熟,什么稳重,什么小大人
都他妈是假的

不需要题目

我堂,学猫叫,喵喵喵喵喵喵,我已经被可爱死了,不用复活我,我现在满满的鸡血,甚至想顶着40度的高烧写一个小段子出来,虽然我看着屏幕都打花。。。。

就随手写的小段

军官堂X小先生良

“你知道军人的荣耀是什么吗?”
“战死沙场。”

“都死了这么多人了,谁的命不是命,为什么你死得我死不得?”
“因为我是兵痞,你是先生。”

“你看现在这世道,处处烽火狼烟,你别死,你死了我也活不久的。”
“我死了你也会活很久的,还会活的好好的,帮我看我看不到的好日子”

“你看,日子再好没有你也没滋没味的”
“现在的山清水秀,盛世太平,都是以他们的热血浇灌出来的,我替他走过江山万里,每一处都没有他,每一处都是他。”


随缘扩写
幼儿园文笔不敢写这么沉重的东西
但是又特别想写
一个不会写长篇的人慌得很

自我认知良好。。。

夏四五:

谢谢我的小姑娘们。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岁月是朵两生花(29-33)

#恭喜我角儿第一场三宝顺顺利利

#接下来场场顺利

#望我角儿未来一道繁花似锦

29.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比如摔了跤还扭了腰
现在还得扶着腰站在厨房洗碗
孟鹤堂一边洗着碗一边想着等等摔两个听响
周九良像看穿了孟鹤堂心思一样
孟哥,咱先说好,我家碗都是祖传的,摔一个今儿晚上你就得住楼道里了
孟鹤堂拿着碗比划了半天
心中默念
你打不过他
再说杀人犯法
顺道把周九良做饭的感动和洗锅水涮吧涮吧一块倒进了下水道
30.
冯照洋又来看孟鹤堂了
一脸悲壮
就像有人欠了他几百万忘了还
冯照洋怜悯的看着孟鹤堂
孟鹤堂感觉是他爸欠了冯照洋几百万还不起把他抵给了冯照洋
孟鹤堂对着冯照洋唱了一句
黄大人,爹爹是卖了喜儿了吗
周九良一脸懵逼的看着孟鹤堂自导自演了一场
大戏
第一次觉得姜还是老的辣
他谦儿大爷的眼神无人能敌
31.
当然冯爷看不出这两位的内心活动
冯照洋对孟鹤堂说
师弟,告诉你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你想听那个
孟鹤堂想想这种问题的套路
哥,你先说坏消息吧
冯照洋笑着对孟鹤堂说,你们戏班子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
孟鹤堂往四周看看
刚好看到周九良刚削完水果放到桌上的水果刀
32.
冯爷顺着孟鹤堂的眼神往边瞅了一眼
兄弟,再给我一次机会,不是还有好消息吗
孟鹤堂喊了周九良一声让他帮堵着门
顺手拿起水果刀
兄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冯爷接着说,你们戏班子和我们曲艺社合并了
合并成了一个相声社团
名字都给起好了
就叫德云社
33.
孟鹤堂放下了刀,被惊的
周九良让开了门,也是被惊的
一个曲艺社,说到底是给人弹弹弦伴伴奏
强说起来也能唱两段
一个戏班子,说到底就是唱戏的,京评梆曲全学一点
冯照洋趁着两人还犯楞一闪身跑了
周九良和孟鹤堂坐一块合计了一下这几年学的东西
越合计就越觉得这两个师父是早有预谋
人老成精
越老越不要脸
还坑徒弟
最后孟鹤堂劝周九良
往好处想想,毕竟没有失业的风险了
周九良顺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
没失业风险的是你,咱俩要是配一对
我今儿就结果了你
孟鹤堂突然指着周九良身后的窗户
周九良你师父
周九良寻思我家住的21楼
然后寻思了一下自家师傅
还是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孟鹤堂冲进卧室锁好门
今天的孟哥仍是机智的孟哥
然后他就听到反锁的声音
周九良跟门外面说
孟哥,明儿要下楼您就走窗户吧

岁月是朵两生花(24-28)

#浴室的英雄救美,文笔不好,您凑合着看吧 @容儿的戬哥哥

#写了正主厨房糖 超级开心,不上升不上升不上升

24.
两人终于从公园出来准备回家了
周九良拿出手机看看表,得快两点了
等回家收拾完做完饭估计就该吃完饭了
周九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带着孟鹤堂就跟旁边小饭馆吃一口
当时孟鹤堂还是挺开心的
拎着大包小包的就进了饭馆
饭馆服务员看着两人一愣一愣的
合着这年头出来吃饭还有自带材料的
周九良下意识往边走了两步
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强烈的我不认识他的信息
然后孟鹤堂问了周九良一句咱坐哪呀
周九良一秒破功
25.
两人折腾半晌终于回了家
孟鹤堂瘫在沙发上哼哼,不行不行,你做饭,我得去洗个澡
全然忘了早晨为了改善关系要给周九良做饭的自己
周九良想想折腾了这半天了
养个儿子也未必有这么累
权当自己养个儿子了
于是周九良怀着慈父的心进了厨房
孟鹤堂带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26.
周九良的番茄牛肉汤刚入锅
浴室传来一阵拆迁巨响
周九良觉得自己人生的光明就在这浴室里了
自己可能不用喜当爹了
于是周九良走进浴室,孟鹤堂躺在地上
周九良看看自己家10来平的浴室
再看看地上的孟鹤堂
您是在这里面玩了套杂耍还是咋的
27.
当时淋浴还没关
周九良进门就来了个透心凉
周九良关了淋浴扶起孟鹤堂
孟鹤堂开始疯狂抱怨
我就是洗头发眯了眼,想找毛巾,然后碰到了肥皂,丫就给我撂趴下了
周九良想想他浴室物品摆放的位置
再想想孟鹤堂这一连串动作的位置
一脸深沉的对孟鹤堂说
你长到现在没丢了
一定是你爹妈积了不少德
28.
周九良找了点红药水给孟鹤堂揉了揉腰
寻思摔成这样了,先躺会吧
然后孟鹤堂就像一只大型搜寻犬一样吸了吸鼻子
你做啥了这么香
周九良想了想厨房里的番茄牛肉汤,顺嘴告诉了孟鹤堂
孟鹤堂觉得无论如何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孟鹤堂觉得摔一跤并不影响他的食欲
孟鹤堂觉得他不想躺着,他想去厨房等开锅
于是周九良脱了湿衣服带着孟鹤堂去厨房等汤好
孟鹤堂看着厨房里光着上半身忙活的周九良
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清风明月少年弦 (150粉福利)

#这是我很久就打算写的梗了,正好150粉的时候点了一篇,这篇就当福利一起写了。

#本来打算昨天写,结果昨天正主给我甜齁着了

#希望各位不要打我,谢谢

#生死一场,能在一起就是幸福的相信我

#这仍是一篇不知道刀还是糖

一.
        秋意满院,星沉
  月影朦胧,夜凉
  守望在门前的老人
  他怀想曾少年
        年纪大了就是爱回忆,周九良躺在院子里的软榻上想,他已年近花甲,早些奔波劳累让他显得更衰老一些。如今日子倒好了不少,子孙也成气候,他便放下心在家养老。
       人常说秋老虎,秋日总还带些夏日的余温但秋意已浓,周九良想他先生走的那天便是这样的天气了,树叶初见黄,众生在他走那一刻已然凋零,只有那人回身笑着安慰他,九良,我过阵就回来,你要备好我喜欢的糕点小酒等我。周九良转头看看身边桌上的酒,先生,我这酒都藏了30年了,您怎么还不回来带我走。
        周九良静静地想,他初见那人,那人一身花旦行头,头顶如意冠,身披锦鸡袍,水袖一甩,遍座叫好。那也是周九良第一次觉得咿咿呀呀的京剧还能那么好听,那个人张嘴便是汉军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周九良虽是个弹弦的,对京剧没什么大研究,只是觉得这位先生要比别人唱的更好一些。
        后来他知道那个人叫孟鹤堂,北平远近闻名的角儿,常在广德楼开场子,一票难求,那时候的北平还在一种虚假的昌盛繁荣中,远不看外面霍乱四起,只沉醉自己纸醉金迷。
         周九良没想到只是这一场霸王别姬,就把他和孟鹤堂绑在了一起,从此几年浮浮沉沉,生死与共,他是伴他走过无数黑夜的人,他们互为灯塔,互相扶持,不求在这漆黑的世道上闯出什么远大前程,只求乱世浮沉,能保得住这点子现世安稳。
二.      
        少年已过再无少年
  少年轻轻抚摸他的弦
  从前的记忆是西皮二黄腔
  谁还会记得他夜夜笙歌
        下了场子班主把周九良叫到跟前,班主指指旁边,小子,孟老板看得上你,让你以后跟着他弹弦,你以后好生伺候着,听清了吗。周九良自嘲笑笑,大概乱世就该是这样,人命浮沉,身不由己。他低眉顺眼的应道,听清了。孟鹤堂刚卸完妆,露出一张极为清秀的脸,笑着对周九良说,听班主说你还在园子里住,既然已经跟着我了,回头收拾收拾就搬到我哪里去吧。周九良看着孟鹤堂有些愣怔,这个人生的过分好看了,被班主拍了一下,连忙回声应了。
       周九良自从园子里搬到孟鹤堂家中,白天无事就在家中听孟鹤堂吊嗓子,练功,给孟鹤堂弹弦子,偶尔周九良也和孟鹤堂一起去买菜两个人回来就跟小孩子一样猜丁壳,谁输了谁做饭,夜间他们就一起去上戏,孟鹤堂在台上唱,周九良就在角落里伴奏,抬头望去,最熠熠生辉的那个,一定是他的角儿。
        他们夜夜笙歌,醉生梦死,外面世道乱成什么样不管他们的事,只要保的住这一方天地,便是人间大幸。他们忘了人在乱世如浮萍,几乎沉迷于这一份易碎的梦里。
三.
  秋意凉 起寒烟
  梧桐黄 散人间
  琴声扬 伴君缠绵
  春风来 来抚那少年弦
       是梦就总有醒的时候,北平是怎么醒的呢,枪林弹雨,半个城都打成了灰,于是达官显贵该逃还是要逃的,班主带着戏班子出逃,问孟鹤堂走不走,孟鹤堂到底看的通透,这北京城都散了,去那还能有块好地,在哪都一样,不如就留在这里,生死早就不是自己的了,有些事情怎么挣扎也没有用。然后孟鹤堂推推周九良,示意他和班主走。周九良看着孟鹤堂笑了笑,先生我不走,我就那么点心思,您也未必看不出来,何必赶我走呢。孟鹤堂红着眼眶推周九良,周九良还是笑,当初要留我的是您,现在赶我走的还是您,今儿我就告诉您,当初我乐意留下今天您就赶不走我。
        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回了家,周九良知道为什么孟鹤堂不走,孟鹤堂在日本人那是挂了号的,他见过先生偷偷送钱,也见过先生买菜的时候和别人说一些东西。他想留在先生身边,所以他就当自己没听着,没见过。孟鹤堂等两人进了家门,推着周九良进了正屋,这是你要留下的,你知道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当时屋里还点着红蜡,周九良笑过孟鹤堂喜欢华而不实的东西,现在看着却无比应景。
       孟鹤堂把周九良压倒在床上,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总怕耽误你,所以我不告诉你,可是你非要留下来,那就不能怪我,从口舌开始,到脐下三寸,从颈背开始,到身后幽口,孟鹤堂进去那一刻周九良咬住了枕头,把呜咽和呻吟全都咽进肚子里。外面传来幽幽琴声,不知是谁临场独奏,算是他们的贺曲和这座城的哀悼。琴声悠扬,伴君缠绵。
        第二天醒来两人还没温存多久,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该来的谁都躲不了。孟鹤堂穿上他的黑色长褂,似是洗去了往日的脂粉气,一派英雄气概已经成了。他附在周九良耳边说,小瞎子,昨日红烛洞房花烛夜,咱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你得听我的。周九良想哭,却又觉得这时候不该哭,就胡乱的点了点头。那人跟着宪兵出去的时候,周九良站在房门边扶着门框望着他。宪兵抄着生硬的汉语问他是谁?孟鹤堂笑了笑说,我跟路边捡回来的小瞎子,刚回来没几天。宪兵也就点点头,没再深究。孟鹤堂临出门的时候,扶着门框回头对周九良说,小瞎子,给爷备好点心酒菜,爷过阵就回来看你。周九良在得知孟鹤堂出事的第七天摆了他家先生最爱吃的点心酒菜,人说头七要摆好东西,生灵才记得回家的路。
        秋落春起又一年,春风微扶,周九良有些累了,但是又想弹弦,他回身去屋里取来那把陪了他三十多年的三弦,弹着他初见孟鹤堂那首霸王别姬,依稀看到孟鹤堂在一边水袖轻舞,咿咿呀呀又唱着什么。
       春风起,抚琴弦,生如逆旅,逝者如归。周九良笑看着那个人,这么久了,你终于回来看我了,这次要走就带着我一起走吧。

  

岁月是朵两生花(21-23)

#希望大家早点睡

#晚安orz

21.
孟鹤堂指着周九良对大爷大妈们说,这才是青年才俊,我房东,呼家楼有房的那种,音乐老师,脾气特别好
周九良才注意到这是个什么地方
大爷大妈手里拿的全是子女资料
那一沓一沓的跟传单似得
周九良捏捏拳头,带着两块肱二头肌微微隆动
其实刑事案件中有一部分叫熟人作案
不是因为仇杀,就是因为情杀
孟鹤堂如果有一天陈尸周九良拳下
那一定是因为仇杀
22.
当时有一大爷眼神特别好
不知道怎么把周九良千刀万剐的眼神当成含情脉脉
突然就劝住了身边的大爷大妈
对着周九良和孟鹤堂说,我们都不是老古董,小两口闹别扭也常有,你们快回去吧
还劝周九良,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他也是不小心走到相亲角的,你们回去还得好好过日子,年轻人不要动不动就闹别扭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皮笑肉不笑的应着,每回一声脸就黑一个度,感觉自己可能没时间写遗书了
23.
离开相亲角走了半截路后
周九良停下看着离他两米远的孟鹤堂
周九良淡然的对孟鹤堂说我这人好说话,小树林人工湖你选一个
孟鹤堂对着周九良就是一个特色刹车哭
开始小媳妇模式碎碎念
从幼儿园念到刚到北京
从从小迷路丢山里到为给两人买菜做饭
周九良听了十来分钟
第一次发现有的人人生阅历能这么丰富
孟鹤堂又一次活下来了
因为周九良说这个世界可能就他这一个外星人了,属于稀有保护动物级的

岁月是朵两生花(17-20)

#发糖的堂良甜到齁

#今天再更两三篇

#希望两三篇能把点梗和厨房糖一块写出来

#大家可能都要睡了,可是我刚醒
17.
当时周九良穿戴收拾好准备出门
顺道给孟鹤堂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
孟鹤堂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九良挂了电话直接打过去一视频
孟鹤堂周围围着一群老头老太太
周九良一时无言
你也没带狗粮出去呀怎么又刨人家地里菜了
18.
孟鹤堂感到委屈
孟鹤堂感到十分委屈
自己好心好意出来买菜
然后被人拐带走丢
现在房东还是这个态度
孟鹤堂想挂电话
然后看看周围的老头老太太们
声嘶力竭的对着周九良喊了一声
你快来救我啊
19.
在无数次沟通后
在无数次视频孟鹤堂围着周围景色转了一圈后
在无数次孟鹤堂连说带比划就差给周九良画个抽象图后
周九良终于掌握了孟鹤堂的具体位置
因为有个老大爷终于看不下眼,告诉孟鹤堂
你就跟你朋友说,你在日坛公园
周九良想他俩住在呼家楼
孟鹤堂现在在日坛公园
虽然都是朝阳区
但是大概隔了两三公里
孟鹤堂出门真正目的可能不是买菜
他可能是去跑马拉松了
20.
周九良赶到日坛公园的时候孟鹤堂还在人群包围中
周九良很头疼
周九良还是选择活着
然后周九良就听到孟鹤堂喊他周先生
并带着一群老头老太太朝他飞奔而来
周九良想有时候人不能太熟
太熟就不好意思动手了